Skip to main content

Posts

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, 2012

關於相信

什麼是相信?
我既然愛它的話,就該相信他,不是嗎?

我必須明白他給我的是什麼,他對我的意義是什麼?

我曾經夢想著畫畫,我曾經希望我到我死前最後一刻都握著筆。
我現在依然相信,我一生都給繪畫了。

走著走著,人們開始找到他的源頭了。
人們了解生的意義了。

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跳躍,我相信我所付出的將會給予我回報。
但這回報並不是因為實際上,他給我的生活的滿足。
而是我發覺我在每一次度過瓶頸時,所獲得果實,是非常吸引人的。
這是我今天在對別人分析我對藝術的看法時,發現的。
我發現,我走下去的原因,是因為我嚐過那些果實的美好。

我無法形容,那是一種突然的─「發現」或是「頓悟」。
讀書人們常說,它們喜歡在書裡尋找一些答案,一些從許久的疑問當中,然後「突然」知道答案,就是那一刻,就是那一刻讓它們愛上閱讀。

我想這就像畫畫一樣,你不斷的磨練他,但是當你從瓶頸中脫穎而出,又跳躍到更高的一點的時候,那個突然的,發現自己辦到了的那種喜悅,這是令人著迷的。

所以,人不是達到目的而活,人是在為這個目的的過程中,不斷的超越自己,才發現自己生命的意義。

 很高興,今天在對話當中又更肯定這些論點,雖然有大部分的話都是別人告訴我的,但我現在才發覺原來我一直走下去的原因,也是因為某部分我相信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