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Posts

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, 2012

關於《時時刻刻》與《戴洛維夫人》

前幾天看了《時時刻刻》
剛開始還不懂,三個女人的關係和劇情。
可是我在腦中不斷的想著,當女人決定要自己買一束花,這是怎麼樣的心境?
又為何維吉尼雅吳爾芙會說女人的一天就可以看的出她一生?
 在電影中不斷提到的書《戴洛維夫人》我後來也借來看了。

就這樣,一點點了解。
原來就是這樣啊!
當戴洛維夫人決定要自己買一束花,諭示的是什麼?
當她醒來第一個念頭就是她「決定」要買一束花。這個決定可能代表著她要自己做一件事情,原因可能很簡單。她起床看到窗外的晴空或是聽到麻雀鳴叫的歌聲,所以她對這樣新的一天充滿了希望、期待還有一點興奮,所以她要安排這樣的決定,來開始她今天的生活。

雖然我的書還只看了前幾頁,但我也慢慢體會到什麼是「女人一天的生活就代表著她的過去與未來、她的一生。」
是啊!我怎麼沒有想過呢?
我們從這一天,我們將做什麼或是我們做了什麼,那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因為我們的過去,可能是我們的童年,可能是因為我們的家人或者朋友等,所以我們在這裡、所以我們做了這些事,也正式這些過去然後帶領我們面向未來呀!
也就是我們站在現在這一刻,轉身我們可以看到過去清晰的自己,而回過頭來就能知道我們的未來會是如何了呀!


除此之外,我以為我看《戴洛維夫人》會覺得難懂或乏味,因為這本書用意識流的方式所寫,當戴洛維夫人的一天開始,她做了什麼事、然後做了什麼決定,這些簡單的敘述我都可以懂,但中間不斷的穿插她的思想,這些思想沒有頭緒,它是跳躍的。
但通常我們不會將它紀錄下來,而這本書將這些思想都寫出來了。
可是當我看著看著,這樣的敘述方式也讓我真的成了戴洛維夫人,因為她的思想就這樣毫無隱瞞的顯示給我,所以當我順著她的思想前進,也就能體會到她的一些生活方式,她的一些舉動。

《Finding Forrester》的電影裡的老作家在訓練那個黑人小孩寫作時,他就是對他說:「想到什麼就寫什麼!」 
我想就是有那一點回事吧!?

關於日月潭

前幾天和朋友去了日月潭住了一夜,那邊的夜景實在是太美了。
我們的房間外的陽台面向著湖面,而半夜我們將電燈全關了後,坐在外面看著湖面和雲霧,最令人驚訝的是月光灑再陽台的欄杆上,那時候我就真的曉得月光真的是「灑」在湖面、欄杆、窗戶等,沒有一個燈光比能比這個隱晦而更令人平靜的時刻。我就坐在那裡,不斷的說:「真的是月光耶!」
 雖然在家裡也看的月光、也看的到這樣的夜景,但是夜晚灑進房裡的燈光可是路燈。
所以對於這個只能在書上看到、在電影裡看到的畫面,真的是讓我印象深刻。

當我每一次遇到這種時刻,當我每一次遇到這種只能用「美不勝收」來形容的大自然環境時,我總是沉默,我的朋友也和我一樣沉默。
我們不該多說他有多美、它有多麼漂亮,因為這些根本無發表達它們給我們的感動。
我無法捕捉那天夜裡美景,我無法形容那個月光,但他真的深深刻進我的腦海裡。

 每次我都想順著開頭好好說件事情,但是往往最後都扯到東西去,這樣紀錄雖然很零散,但我喜歡這樣的方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