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Posts

Showing posts from 2012

花卉 油畫作品

花卉 -1

久違的油畫作品。
其實有很多張,但是手邊只有幾張可以拍。
左圖這張尺寸是10F、仿麻。

畫的時間大概是一兩個月前完成的。
 算是習作,這帳花卉的色調我很喜歡(那種暖色、磚色)有種古樸的感覺。







花卉 - 2

這張作品忘了是什麼時候畫的。
大概與上圖那張花卉是同一時期。
 尺寸10F、仿麻畫布。

這張的底色,使用的白色是鋅白;疊了好多層才把前一次所畫的顏色蓋掉。整體來說我還蠻喜歡的!









以上兩張花卉有著截然不同的色調和感覺。
不過結果都是我還蠻喜歡的。
我還蠻少畫花卉的,因為有時候抓到感覺後是很好呈現,但有時候如果沒有好好的掌握,結局就會相當的慘烈。

生活日常 版畫作品

生活日常 版畫作品

尺寸15cm*20cm
新樹酯版 / 水性油墨 / 單版複刻

作品呈現的多是生活上的一些物品符號,有一種紀錄一的意味,包含了叉子、包包、衣服、貓等。

這是第二次嘗試的版畫作品,且是第一次的單版複刻嘗試,其中有好幾次套色的時候都有錯位,不過最後還是有6~9張的成品。
第一次套色的時候,多是油墨不夠,第二次後就好很多了。
這次套了大概5、6種顏色,有些版所套的顏色也有所不同。
有少數2、3張都是完整且沒有錯位的。

但在結果晾乾的時候,因為作品疊在一起,所以有些顏色反而黏在紙上,造成畫面有一些破損。算是一大失誤呀!



目前的話,因為印刷的油墨很厚,所以仍在風乾中。
我將他們貼在牆上(因為沒有風乾的地方),版畫老師說差不多要到半年以上才會完全乾透。畢竟我可不想再讓我的畫面造成2次悲劇。


星星

「有許多人就像落葉一樣,隨風而改變方向。只有少部分的人像天上的星星一樣,永遠不改方向。」─節錄自赫塞 《流浪者之歌》

慢慢發覺我好像也是落葉,我也一樣都想成風飛行,但是這樣下去,落葉終究會落在地面上的,而我們就只能遙望著天上的星星,他們永遠都發著光、永遠都高掛在那,那是我們永遠都到不了的地方。

我想,我的內心裡面依舊想像那些星星一樣,有一份堅持。


關於相信

什麼是相信?
我既然愛它的話,就該相信他,不是嗎?

我必須明白他給我的是什麼,他對我的意義是什麼?

我曾經夢想著畫畫,我曾經希望我到我死前最後一刻都握著筆。
我現在依然相信,我一生都給繪畫了。

走著走著,人們開始找到他的源頭了。
人們了解生的意義了。

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跳躍,我相信我所付出的將會給予我回報。
但這回報並不是因為實際上,他給我的生活的滿足。
而是我發覺我在每一次度過瓶頸時,所獲得果實,是非常吸引人的。
這是我今天在對別人分析我對藝術的看法時,發現的。
我發現,我走下去的原因,是因為我嚐過那些果實的美好。

我無法形容,那是一種突然的─「發現」或是「頓悟」。
讀書人們常說,它們喜歡在書裡尋找一些答案,一些從許久的疑問當中,然後「突然」知道答案,就是那一刻,就是那一刻讓它們愛上閱讀。

我想這就像畫畫一樣,你不斷的磨練他,但是當你從瓶頸中脫穎而出,又跳躍到更高的一點的時候,那個突然的,發現自己辦到了的那種喜悅,這是令人著迷的。

所以,人不是達到目的而活,人是在為這個目的的過程中,不斷的超越自己,才發現自己生命的意義。

 很高興,今天在對話當中又更肯定這些論點,雖然有大部分的話都是別人告訴我的,但我現在才發覺原來我一直走下去的原因,也是因為某部分我相信他。

關於《時時刻刻》與《戴洛維夫人》

前幾天看了《時時刻刻》
剛開始還不懂,三個女人的關係和劇情。
可是我在腦中不斷的想著,當女人決定要自己買一束花,這是怎麼樣的心境?
又為何維吉尼雅吳爾芙會說女人的一天就可以看的出她一生?
 在電影中不斷提到的書《戴洛維夫人》我後來也借來看了。

就這樣,一點點了解。
原來就是這樣啊!
當戴洛維夫人決定要自己買一束花,諭示的是什麼?
當她醒來第一個念頭就是她「決定」要買一束花。這個決定可能代表著她要自己做一件事情,原因可能很簡單。她起床看到窗外的晴空或是聽到麻雀鳴叫的歌聲,所以她對這樣新的一天充滿了希望、期待還有一點興奮,所以她要安排這樣的決定,來開始她今天的生活。

雖然我的書還只看了前幾頁,但我也慢慢體會到什麼是「女人一天的生活就代表著她的過去與未來、她的一生。」
是啊!我怎麼沒有想過呢?
我們從這一天,我們將做什麼或是我們做了什麼,那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因為我們的過去,可能是我們的童年,可能是因為我們的家人或者朋友等,所以我們在這裡、所以我們做了這些事,也正式這些過去然後帶領我們面向未來呀!
也就是我們站在現在這一刻,轉身我們可以看到過去清晰的自己,而回過頭來就能知道我們的未來會是如何了呀!


除此之外,我以為我看《戴洛維夫人》會覺得難懂或乏味,因為這本書用意識流的方式所寫,當戴洛維夫人的一天開始,她做了什麼事、然後做了什麼決定,這些簡單的敘述我都可以懂,但中間不斷的穿插她的思想,這些思想沒有頭緒,它是跳躍的。
但通常我們不會將它紀錄下來,而這本書將這些思想都寫出來了。
可是當我看著看著,這樣的敘述方式也讓我真的成了戴洛維夫人,因為她的思想就這樣毫無隱瞞的顯示給我,所以當我順著她的思想前進,也就能體會到她的一些生活方式,她的一些舉動。

《Finding Forrester》的電影裡的老作家在訓練那個黑人小孩寫作時,他就是對他說:「想到什麼就寫什麼!」 
我想就是有那一點回事吧!?

關於日月潭

前幾天和朋友去了日月潭住了一夜,那邊的夜景實在是太美了。
我們的房間外的陽台面向著湖面,而半夜我們將電燈全關了後,坐在外面看著湖面和雲霧,最令人驚訝的是月光灑再陽台的欄杆上,那時候我就真的曉得月光真的是「灑」在湖面、欄杆、窗戶等,沒有一個燈光比能比這個隱晦而更令人平靜的時刻。我就坐在那裡,不斷的說:「真的是月光耶!」
 雖然在家裡也看的月光、也看的到這樣的夜景,但是夜晚灑進房裡的燈光可是路燈。
所以對於這個只能在書上看到、在電影裡看到的畫面,真的是讓我印象深刻。

當我每一次遇到這種時刻,當我每一次遇到這種只能用「美不勝收」來形容的大自然環境時,我總是沉默,我的朋友也和我一樣沉默。
我們不該多說他有多美、它有多麼漂亮,因為這些根本無發表達它們給我們的感動。
我無法捕捉那天夜裡美景,我無法形容那個月光,但他真的深深刻進我的腦海裡。

 每次我都想順著開頭好好說件事情,但是往往最後都扯到東西去,這樣紀錄雖然很零散,但我喜歡這樣的方式。

新宿舍

上個禮拜搬到了新宿舍,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沒有網路、第四台,生活非常的清閒。
我非常喜歡新宿舍的書櫃,大致上就像我畫的圖那樣,它是用木板中間用水泥磚塊間隔,簡單又很特別,上一個房客相當有品味呢!
目前書架上除了我的書外還有我室友的書,當我正在將書上架的時候,我們笑著說:「真的是看書櫃上的書就知道一個人的個性呢!」
他放了幾乎三層的藝術、文化歷史相關的理論書,我則是一層滿滿的小說,還有一些漫畫,當然會用到的藝術史的工具書也是有幾本,其餘的就是一些童書和畫集。

只不過目前還有很多空間,但我想在過個幾年他們也會被慢慢填滿的。



我喜歡的獨立韓樂

最近特愛韓國的獨立樂團。
我喜歡的曲風都偏向緩慢的、沉重的或是輕快的,反正就是簡單,而情感淡淡的那種。
有幾個團特愛,首推Standing egg


他們的音樂屬於簡單的,而且輕快的。
心情好的時候,放他們的音樂就能亨亨唱唱一個下午呢!
在網路上聽了這麼久,不久前也正式購入他們的第二張專輯「Like」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另外一個我喜歡的團是「J Rabbit」
她們是由兩位可愛的女生所組的團,唱的歌曲都相當的輕快,也同樣是心情愉快的時候,可以盡情的亨唱,主唱的聲音超甜美!









除此之外,我對獨立韓樂最初的認識是因為「The Melody」這個團,不過目前這個團已經解散。知道他們是因為「咖啡王子1號店」的插曲有一首是由他們所唱,曲風有種說不上來的清新?還甜美?不清楚,但是他們的音樂也相當的棒,當然如果喜歡「The Melody」而沒有知道主唱「Taru」就太說不過去了,剛開始「Taru」的專輯比較偏向電子、動感的音樂,漸漸的在第二、三張專輯後,就有一些沉重的曲調。我相當的喜歡!
她的聲音雖然很甜,但是很有爆發力。超愛!







 最後,我目前新認識的團是「Zitten」,他們的曲調是比較偏抒情搖滾,主唱的聲音有些滄桑,前些時候有上「You&I」宣傳,唱了兩首經典歌曲「白夜」和「身邊」,都超讚!



以下我就放上他們的「身邊」這首現場版。






雖然說韓流正大大的風行,但這些好音樂真正被保留著,他們這些獨立音樂不會隨著流行的趨勢參雜著許多風格,每一個獨立樂團、獨立音樂都被他們獨自的個性、色彩而完整的呈現,完全的獨立。

生活近況

生活到底是?

羅丹你告訴我,該好好的體會自然,體會生活,發現這個世界。
我想,這個大自然將要帶給我什麼?
或是,我的生命將會給我什麼?

有時候,當音樂緩緩的從音響放出時,我大多都是聽那些我不懂的語言,他們的語調與音符結合,我並不知道她要傳達什麼,但是他將說一個故事,那我會靜靜的聽他低語著。


前些時候,在網路上看到zitten說他有一首叫做「鯨魚」的歌,他說當他看到鯨魚跳入水裡時的畫面令他感動,因而寫了一首歌歌詠牠。

是阿!大自然將會帶給我們什麼,只有我們去發掘他了,只有我們去關心他了,那麼他將會回應我們。





人體油畫與風景油畫

人體油畫
尺寸20P、仿麻畫布

這種顏色算是比較有點像生鏽的感覺、且有一點恐怖的那種。

是油畫課上所畫的,一次完成。
只能有一次機會的油畫創作,是一種挑戰;因為你必須確保在一次就能夠將顏色到位,且在對的位置上(油畫在還未乾的情況底下,如果重複疊太多層,或是筆觸不肯定的結果下,只會造成顏色越來越混濁,而這也會使得人們在使用更多的、更漂亮的顏色試著在堆疊上去,最後畫面的顏料層就會越來越厚。)雖然也有人這樣的創作方式,但對於現階段的我(還在學習的階段)來說,顏色不準確以及筆觸不肯定,都是我該改進的部分。有時侯情況時好時壞,有時候畫幾次一張畫就能完成,也有些時侯不管畫幾次結果都不如人意,到那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試著放棄那張畫,重新再畫一張,或者重新構圖一次。




右圖風景畫,尺寸10F、仿麻畫布




前些時候練習的油畫,目前一直都處在瓶頸中,但是每一次瓶頸都是這樣的,我想我會渡過的。

感動

剛開始我踏入這裡,藝術便成了一項專業的職業,繪畫成了專業。
這是會迷失的,當大家都聚在一起討論著你的畫、你的作品時,你會開始有種錯覺,到底我是畫給別人看,還是話給我自己?瞬間當其他人想要了解你的畫的時候,當他問你:「你想表達什麼?」或者是「你畫的是什麼?」
這該怎麼解釋?
或者,這就應該解釋嗎?

你們根本不用了解我到底畫什麼。
其實我根本沒有要讓你們了解任何東西,我為自己而畫,我畫畫只是為了更了解我自己。
是不是?

今天看奈良美智的紀錄片時,他也對自己說:「不是『可以』自私一點,而是『該』自私一點。」
就像當他在粉絲見面會完後,他說:「這感覺很奇怪,真正看懂我的畫的人是那個小女孩。」是的,那一個在悲傷的時候會想要吶喊他的名字的小女孩。

最近,不知為什麼的常聽到這些例子。常聽到這些話語。
上上星期的爵士樂欣賞的課堂上,老師是一位吹小號的音樂家,他說:「我去國外留學時,我的老師告訴我:『你們要永遠記得的是,小孩子第一次拿到樂器時,看到樂器時那種眼神,那種充滿好奇、興奮的眼神。』」
就好像我第一次拿到水彩顏料時,塗上高級水彩紙時所留下的那種筆處,不管是他的渲染或是乾擦後留下紙的顏色、紙的紋理等等,或是當我第一畫水墨畫時,當墨汁在宣紙上渲染開時,產生顏色的深淺變化時,那時候我就知道為什麼古人會這麼愛水墨書畫了;甚至小時後我最喜歡畫漫畫,當我為一個角度畫了又畫、擦了又擦之後,畫出完美的角度,畫出心目中的眼神和動作,那時候我也明瞭了,為什麼會有人想成為漫畫家了。

而這些種種的感動,至今我問我自己,到底是什麼使他們都消失了?
還是他們一值都存在著的,只是我這陣子根本沒察覺,沒有了感動的畫是什麼?
沒有了他們,我該怎麼走下去?
當我繼續走著,我必須對自己說:「畫是為了自己。」




麻雀 ─ 插畫

基本上,學校裡圖書館附近的麻雀都是這麼胖。
他們大概過的很愜意的生活,所以才會這肥肥嘟嘟,然後在人群邊跳呀跳的,完全不怕人。
老實說,和他們過的那天,我是坐在圖書館外的石椅上,吃著飯團,不久旁邊石椅的空位上,就飛來了十幾隻的麻雀。

我看著他們,有的跳到稍微靠近我的地方,有的望向外頭。
我嚼著飯糰,小心翼翼的伸手進包包內拿茶水,而他們依然不為所動,甚至又多飛過來幾隻。
就這樣,飯糰也吃完了,水也喝了,也用相機拍下他們後,他們仍舊在石椅上。
大概是隨著我的飯香,飛過來了吧。



膠彩與油畫人體

一直很喜歡這樣的作畫方式,這算是打底嗎?
不清楚,也許等某一天會畫上去它所需要的畫面吧。
但是現在還想不到就是了。
方塊和方塊之間會找到他適合的距離的。


這是其中一張最近的油畫人體畫,目前正嘗試用不同的方式描繪。
每一次描繪,每一次嘗試,我都希望能夠找到屬於我,或是我所喜愛並且有效過的方式,因該事屬於我的說話方式吧! 目前不知道它會怎麼走下去,那就誠實的做一個我自己吧!


水墨習作

水墨畫雖是一個富函高度修養,高度技法的繪畫。我爲那些偉大的水墨畫中的氣運而感到顫慄。成就一張好的水墨作品實在是涵括太多的哲理、太多的條件了。
即便是如此,就請讓我體會這些墨與紙的可能性,趣味性,然後隨意塗鴉著幾張吧!

















書籤製作